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正文

湖北货车司机高速上“流浪”多天 已在异地被安置

2020-02-11 20: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原标题:湖北货车司机高速上“流浪”多天在异地被安置,已离家一月

  被巡逻交警发现时,肖红兵和他的鄂M轻型货车已经在高速公路上“流浪”了7天。

  今年50岁的肖红兵是湖北天门市的一名货运司机,他1月7日从湖北老家外出跑长途运输,一路经过福建、广东、贵州等地。1月22日在四川达州送完货准备返程时,随着新冠肺炎不断蔓延,几天内全国多处高速入口实行交通管制,肖红兵的回乡计划被打乱。

  高速路口难下,乡镇道路难行,在服务区只能加油和短暂停留。大部分时间,肖红兵都被迫在高速路上漫无目的地行驶。他没办法停下车,只能把车子开到三四十码,几次差点撞上路边的护栏。

  直到1月29日下午,陕西汉中的高速民警在应急车道发现了这辆货车和驾驶室中睡觉的他。此时的肖红兵,已经10多天没有洗澡,这些天他也没舒适地睡上一觉。

  “刚刚见到他的时候,他满脸憔悴,衣服上都是灰,很疲劳。”陕西汉中高交大队办公室主任李永刚2月10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民警汇报情况后,把肖红兵带到汉中北服务区,服务区工作人员对他测量体温、消毒,确定其身体没有异样后,在他们的帮助下,肖红兵住进了有电视、空调、热水器的客房。

  目前仍留在汉中北服务区的肖红兵对澎湃新闻说,让他遗憾的是,作为一名货运司机,本可以拉运一些急救物资,却没有给家乡做出贡献,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继续住在服务区,不给大家增添新的负担,“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早点可以和家人团聚。”

  受疫情影响,多地对高速路口进行了管控,随着政策动态完善,情况正在改善。据新华社报道,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通知,就进一步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畅工作,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切实维护经济社会正常秩序作出专门部署。

  被疫情打乱的行程

  肖红兵的老家在湖北天门市,妻子无业,孩子正准备小升初考试,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作为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他时常倍感压力。

  几年前,肖红兵远赴海南打工,后来到了江西和朋友一起做铝合金加工。只是项目工程款回款较慢,看到有朋友在拉货,他也花了两万元买下了一辆二手卡车,开始拉货增加经济收入。

  2019年9月开始,肖红兵主要以跑长途货运为主。他觉得,跑长途辛苦,但是挣得比短途多,“每公里一块多到两块不等,吃点苦吃点亏,挣点钱总比拿死工资要强。”

  在车上休息时,肖红兵常睡在货车的后排,上面有一张约五十公分宽的坐垫。有时在一个地方送完货后,他会开个钟点房,给自己洗个澡,继续上路。

  遇到天气冷的时候,肖红兵会开动车子的暖风取暖,但更多时候他“舍不得”。因为暖气开着车子就要烧油,少开就能省点油费。他用的是三百多元钱的手机,蓄电能力不强,平常也舍不得在车上给手机充电。

  1月7日,肖红兵从湖北荆州出发,一天一夜,跑了800多公里路程,到了浙江义乌。送完货后,他又接到送往贵州的单,两天两夜后送达;在贵州等了一天单子后,肖红兵分别接到了送往湖南湘潭、浙江义乌、广东深圳的单子。

  肖红兵说,因为货车单子都会签合约,要在规定时间内把货送到目的地,所以尽量跑的时间多一点,休息时间短一点。

  平时长时间开车,没时间看新闻,肖红兵并不知道的是,在他辗转各地时,老家湖北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已越来越严峻。“当时和妻子通电话,她说,武汉那边发生了一个呼吸系统的病,挺严重的。”

  在深圳等了一天后,肖红兵拉了一车货到福建福州。这是他计划中的最后一站,将福州的货物送抵后就回家,“春节是全家团圆的时候,再远也要回去过个年,这是我们家里的老规矩了。”

  在福州,肖红兵把导航都设定好准备启程回家时,有个客户来电说,快到春节找不到车,非常着急,希望他帮帮忙运一批医用口罩到四川。

  看对方这么着急,肖红兵心软了,他打电话告知家人晚点才能回家团聚。

  “当时客户给了我十几个口罩、一罐红牛和一些手套,说会用得上,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肖红兵说。

  惹眼的湖北车牌

  大年三十,肖红兵把货拉到四川达州。在高速路口,工作人员给肖红兵量体温,做了车牌的登记,肖红兵才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疫情爆发的情况:自己的家乡湖北是高发区。测量体温后,没有发现异样情况,肖红兵才能下高速送货。

  “当时我出来的时候武汉还没‘封城’,也不知道疫情会这么严重。到了四川后,我开始感觉到湖北车牌带来的影响。”肖红兵说。

  成功下到乡道后,肖红兵在仓库附近的小餐馆吃了顿午饭,当地的群众看到湖北来的车,很敏感。肖红兵发现,不远处有七八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在那里望着他的车,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过了半小时,警察来了,查看他的证件。肖红兵和警察说明了自己情况后,警察说全国疫情严峻,让他上高速,这样安全一点。

  之后的时间,湖北车牌给肖红兵带来了很多麻烦。“大家都对湖北车很敏感,每到一个地方都让我赶快走。”肖红兵说,服务区不让停车,意味着他在高速上失去了踏实睡觉的可能,“虽然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但当时还是觉得挺受罪的。”

  按照往常的惯例,肖红兵送货到一个地方,都不会跑空车到下一个地点,争取每段路程都有货拉,这一趟才不亏损油钱。他希望,能在返乡的途中最后接上一趟货再走。离开四川达州,他接了一单送往陕西的货。

  但没想到的是,途中订单被取消了,因为他资料中登记的是湖北信息。肖红兵着急和对方说:“我是湖北的车,但一切都正常,运货没有影响”。但电话那头的人一听到是湖北的车,便连说“不行不行!”这单生意,就这样黄了。

  本打算空车回去了,但是听到妻子说,湖北那边的村庄、小区也陆续都“封”了,外来车辆也不让进入。

  肖红兵一路开到四川江油的服务区,想在那找个地方冲个热水澡。而卡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那里到处都封路,不让外来的车辆和人员流动,服务站也禁止停车。在那个服务区,肖红兵在车上睡了3个小时,“睡得并不踏实,醒来我就说还是往家里走吧。”

  他再次在导航里输入了湖北荆州,这是离天门最近的高速路口。看到湖北的车牌,很多服务区开始不让停车。服务区工作人员说,湖北病发严重,担心湖北车和湖北人会传染。

  形势看起来越来越严峻,肖红兵给老家的110打电话咨询。电话里,警方建议如果在外地安全的话也尽量不要回来,本地医疗资源非常紧张,要避免给政府、医院增加压力。他们建议暂时找个地方安置下来,等疫情结束了以后再回来。

  这时候的肖红兵意识到,自己有家也不能回了。

  高速路上“流浪”7天

  每到一个地方,肖红兵都要给一遍遍给工作人员解释“自己身体正常、检测正常,离开湖北有一段时间了”,但这套说法很难说服当地人。更多的时间,肖红兵只能在高速路上毫无目的“流浪”。

  “以前导航,有个终点我还知道怎么走,但是这一次导航我不知道选哪个终点,我不知道应该往哪走。”肖红兵说。

  因高速有限速,也不能随意乱停车,为了防止自己睡着,困的时候只能掐自己大腿、揪头发,实在不行就会自己打打脸,争取不让自己睡着。饿了,就吃之前储备的泡面。

  他记得,在高速公路上两天两夜的行程里,自己睡了两次,一次不到两小时,一次40分钟,都是只能停在服务区外的高速紧急停车带上。每睡一会儿,就会有交警会过来敲玻璃,提醒说这样停是违法的,让他赶紧走。

  车还得继续往前开,没想到手机导航还出了问题。方向搞错,车开到了陕西宁强。当天,约凌晨一点,肖红兵下了高速,工作人员给他量体温、作登记,并让他重新回到高速。

  无奈,肖红兵只能又一次把车开上高速继续走。在有一个路口,肖红兵终于下了高速,在国道开了一段时间,想下乡道找个地方休息,发现几乎每个路口都堵着。许多条幅上挂着“非本村本镇人员外来车辆禁止入内”。肖红兵重新导航到乡道,绕了另外一段乡道,再开到国道上。

  回到国道后,肖红兵经过一个隧道,也遇见了卡点,货车声音把值班人员吵醒了。“他看我是湖北的车牌,说赶快走,不走就报警。”又一次返回高速后,肖红兵也不知道能去哪里。因为导航的问题,肖红兵向着离湖北荆州相反的方向开。

  1月29日,肖红兵行驶到了陕西汉中的高速口,这已经他在高速公路上“流浪”的第七天。看到有标语写着“疫情防控禁止通行”,实在抵挡不住长久驾驶席卷而来的困意,就找了一块宽敞点的地方,把车停下,睡了。

  在陕西汉中获悉心照顾

  汉中高交大队办公室主任李永刚向澎湃新闻介绍,1月29日下午2点多,在十堰到天水的路段,巡查的民警遇到在路上休息的他。民警提醒他,这样很危险,随后把他带下高速公路。

  在汉中北高速服务区,交警跟服务区负责人沟通后,肖红兵的车终于可以在这里停下来。

  “说实在的,特别感动。他们是一路上最关心我的,给了我吃的和喝的。”肖红兵说,在汉中北服务区,有两位帮他消毒、量体温的小姑娘,检查身体发现无异样后,也主动给他拿来了很多吃的。

  在服务区安顿下来以后,肖红兵给自己好好洗了个澡,一觉睡了9个小时。让肖红兵感动不已的是,当地不仅为其提供了免费的客房、不间断的供电、热水器,还给他找来了充电器,让他能够和家人保持联系。当地的领导对他很重视,隔三岔五都会来看他。

  2月8日元宵节,一则视频拍到肖红兵和交警的交谈状态。视频中,他几乎涌出眼泪,“说实在的,我那段时间最大的奢望什么都不是,是能找个地方让我停下来,睡那么一会儿,我就满足了!”

  视频被上传网络后,他收到了来自网友的10096元的爱心捐款。肖红兵表示,如果有更需要我帮助的人,我也去帮助他们,我也捐助给他们。“很谢谢他们,他们也都不容易,也都要养家,在这种时候还能来关心帮助我,支持我。我非常感谢他们,请他们放心,有他们的支持和帮助,我会努力撑过去的。”

  2月9日,肖红兵再次拨通了老家的交警部门电话。电话那头仍说,老家的疫情比较严重,本地医疗资源非常紧张,如果现在回去也要隔离。这种情况也安置不下,如果在外面安全的话,让他先在外面住下,暂时不要回去了。说到这里,肖红兵叹了一口气。

  “和家中只报喜不报忧,没有和家人说具体的情况,只告诉他们我安顿下来了。”肖红兵的孩子正在上六年级,即将面临小升初。在和孩子视频通话中,肖红兵答应孩子,回去以后就带孩子出去玩,好好陪陪孩子。

  说起疫情解除以后的打算,肖红兵说“一家几口人都指望这个货车挣钱养家了,如果这个货车不拉货,不能挣钱,那家里几口人就没办法了”。等到疫情结束后,肖红兵打算回家和家人团聚,虽然没有什么特长,但是能用车帮忙拉拉货,给家乡人做一点能做的事情。

  受疫情影响,多地对告诉出口进行了管控,运输受限。不过据新华社报道,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畅工作 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进一步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畅工作,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切实维护经济社会正常秩序作出专门部署。

  通知要求,要全力保障公路路网顺畅运行。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按照“科学有序、依法依规”原则,调整优化公路交通管控措施,严禁擅自封闭高速公路出入口,严禁阻断国省干线公路,严禁硬隔离或挖断农村公路,严禁阻碍应急运输车辆通行,严禁擅自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和收费站、省界和国省干线公路设置疫情防控检疫点或检测站,已违法违规设置的要坚决撤销。要加强交通疏导,防止发生长时间、长距离公路交通拥堵,确保应急车道畅通。

  通知还要求,要有序恢复公路运输服务,切实做好应急物资运输。

  《通知》强调,对擅自阻断公路交通基础设施、干扰公路运输正常秩序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部门和单位的责任。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SN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