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正文

"北大屠夫"陆步轩重回肉案成副董事长 还是老网红

2019-12-31 11:3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原标题:2019未完待续丨“北大屠夫”陆步轩:重回肉案成了副董事长,还是抖音老网红

  16年前,他可能是最具话题性的人。直到现在,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北大屠夫陆步轩”,依然能看到铺天盖地的报道。除了慨叹北大才子陨落于猪肉铺的命运,还引发了全社会对“读书无用论”“以金钱论成败”等问题的广泛讨论。

  2019年,陆步轩“高调”复出了。还是没有离开猪肉生意,只不过从以前的“猪肉佬”变成现在的“企业家”,开始尝试打造全品类生鲜供应商。工作之外,他还开了个人抖音账号,入驻今日头条写写文章,意外成了一个“老网红”。

↑陆步轩重操旧业卖猪肉

  最近一次引发全网关注是在11月,一条名为《北大屠夫20年后还在卖猪肉》的视频登上微博热搜,1.7亿次阅读,2.4万人次讨论。视频中的他磨刀霍霍、割肉手法娴熟,相比16年前媒体拍摄的那张最出名的亮出北大毕业证、一脸郁郁不得志、穿着背心抽烟的照片,54岁的他发福了,看上去也柔和了不少。

  面对曾让自己迅速走红的“北大屠夫”标签,近日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他告诉记者,“从前觉得不能接受的事情,现在放下了。”现在的他,“只希望在猪肉领域里做出更大成就。”

  “猪肉佬”成了“企业家”

  身家18亿?“当然不是真的!”

  “北大屠夫靠卖猪肉身家18亿。”

  “那个曾说给母校抹黑的北大屠夫给北大捐了9个亿。”

  ……

  自2019年11月再次走进公众视野,陆步轩频上热搜,媒体排着队约他,但大多都被拒绝了。除了忙于一个社区生鲜项目,对于采访他也有些疲惫。而最近,他在网上的“出场方式”看上去有点“魔幻”。

  “这当然不是真的!”陆步轩无奈道:“18亿指的是我们公司去年销售额18亿,说我身家过亿、为母校捐了9个亿的事,都是子虚乌有。所以还请你们为我辟个谣。”

↑近几个月来媒体蜂拥而至采访陆步轩

  陆步轩现在广州与北大校友陈生开的生鲜公司里任副董事长,辅助陈生做微观层面上决策方向的事情,还是没有离开猪肉生意,只不过从曾经的“猪肉佬”成了“企业家”。平时,他会去公司开开会,大多是解决问题,也会走走市场。没事时,他会去宿舍楼下几家社区生鲜店看看,拿起刀来帮帮忙。有时公司拍视频的同事会过来,给他拍拍抖音视频,地点大多就在生鲜店里。

  陆步轩是抖音上的“老网红”,抖音里的他讲北大、讲猪肉,也讲人生哲学。他语速不快,身上也没有其他抖音网红的娱乐气质,但数据证明观众很买单——他的第一条“出道”视频目前点赞量已达51万。

  只身一人广州3年,陆步轩已经适应了这座沿海城市的潮热气候,但因牙不好,还是吃不惯。住在公司租的宿舍里,有时他会自己做点家乡陕西的面食吃。他花了两年多时间来适应这些改变,并享受这样的工作状态。

↑陈生和陆步轩

  陆步轩复出有自己的打算:

  不仅改变别人对我和陈生

  两个‘猪肉佬’的看法

  还要改变人们对

  千千万万个‘屠夫’从业者的看法

  抖音上的高调“复出”

  一边码着土猪肉,一边讲着经济学

  近几个月来媒体蜂拥而至,让陆步轩想起了2003年那场疯狂的改变命运的报道。

  他的过往在媒体的层层挖掘下见诸报端,各种评论不一而足,有人为他的命运惋惜,也有人把他当成反面教材,讥他“卖个猪肉还用上大学吗?小学毕业都会。”这是他听过最刺耳的话。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陆步轩都对“卖猪肉”这件事耿耿于怀。拿起屠刀时,他隐身于三尺档口后,不读书,也不看报。放下屠刀,如愿当上公务员的他回母校演讲,泪流满面地说“给母校抹了黑”。彼时的他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最后他还是回到了猪肉档。

  2016年,在陈生的鼓动下,在修县志的岗位上“平平淡淡没有特别成就”的陆步轩,完成“20年一修”的县志后,辞去公务员职位,南下广州。“辞职的那一刻起,我对‘北大屠夫’的称呼,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大家好,我是陆步轩

  就是北大毕业卖猪肉的那位。”

  今年4月28日

  陆步轩大大方方地

  在第一条抖音上如是介绍自己

  观念的转变发轫于更早时

  事实上

  种子早已埋下

  2009年,在一次校友聚会中,一群北大校友问陆步轩和陈生:“都是卖猪肉的,有什么相似之处?”两人同时感叹,一个“好的刀手”至关重要。

  彼时的陈生正是缺“好的刀手”的时候,他四处挖人,“几乎成了行业公敌”。聊到此处,“屠夫学校”应运而生,“既然挖不到,那就建立一个标准自己培养。”

  陆步轩在走访了两三百个兽医、养猪人、杀猪匠后,写成一本20万字的《猪肉营销学》讲义。后来出现了一个比“身家18个亿”的传言还要魔幻的“名场面”——陆步轩站在“壹号土猪”生鲜档口前,一边码着土猪肉,一边是他的讲义。

  在屠夫学校,学员不仅要学怎么认识猪肉、卖猪肉,还要学管理、学服务、学烹饪。对于如何卖猪肉,陆步轩认为自己很有发言权,当时还是一个散户的他,一天能卖十几头、过年能卖三十多头猪,一个月的收入抵得上公务员一年工资。除了做生意实在,对猪身上几十个部位进行恰当的排列组合构成最佳猪肉品质,也是他能卖好猪肉的关键。

  “我们要打造一个新时代所需要的‘新屠夫’,改变人们对屠夫五大三粗、光着膀子、油腻腻、脏兮兮的刻板印象。”每个进公司的人,必须在屠夫学校进行一个多月培训。“我们公司招了大学生、研究生卖猪肉,他们从一线岗位上成长起来支撑起公司的快速发展,这也是我们为这个行业做出的创新改变。”

↑陈生和陆步轩

  面对“最强猪周期”

  “这轮调整对大型企业来说是好事”

  陆步轩和陈生的公司现有一万多名员工,除了管理层,上游负责养猪的农户,中游负责运输屠宰,下游负责卖猪的人都有。公司负责建猪栏,把猪苗、疫苗、饲料给农户,农户再把大猪给公司。

  相比陈生在宏观层面上的决策,陆步轩的工作更像一个前方全能型“实干家”——比如屠宰方面若出现问题,他会去考察提出解决方案。“我在实践中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猪的任何事情我都知道。”

  对自己专业知识很自信的陆步轩,遭遇今年被网友戏称的“最强猪肉期”,也感慨良多。

  一方面,从上游来看,“非洲猪瘟”的出现,养殖端必须为此做出极大的调整应对。“刚出来时整个行业都找不到方向,曙光在8月到来。”公司测试了很多地方,发现大到市场,小到一只把手上都可能存在“非洲猪瘟”。“切断外面的传染源不可能,但可以把养殖场像铁桶式围起来。”所有进养殖场的东西包括饲料都要消毒,每一个进入养殖场的人都要提前隔离很多天,全身反复消毒。

  下游的打击也很大——

  跨省流通被切断,公司从“两广”地区养殖场出来的猪无法流通到其他城市,因为没肉卖,今年两千多家连锁店关掉了几百个。

  但从长远来看,陆步轩和陈生认为此轮调整对大型企业来说是好事。“它加快了国家集约化养殖的进程,以前需要十几年时间才能完成的行业整合,现在可能只需要两三年。”

  “读书不一定改变命运,但一定可以改变思维”

  很多年前

  陆步轩做客《鲁豫有约》

  鲁豫曾问他要卖多久猪肉

  他答:“说不准过上几年,

  日子转小康了就转行了。”

  “那你转行后还会继续卖肉吗?”

  鲁豫的追问让陆步轩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那时的他没想到鲁豫会一语成真

  回溯北大毕业后30年,商人、猪肉铺老板、作家、公务员、企业家……陆步轩在不同角色的边缘进行试探,他的人生也像一辆偏离了轨道的列车,忽高忽低、时急时缓。

  曾经无论何种境地,“卖猪肉”都曾是他心里的一根刺。现在的他,除了“彻底放下心结”,公司还在猪肉的基础上,开始布局土鸡、土鸡蛋,前些时候还在澳洲买了地养殖肉牛,从原来的单品零售“壹号土猪”到开设社区生鲜“肉联帮”,打造全品类生鲜供应商。

  回到命运改变的拐点,当我们抛出那个引发巨大争议的“读书无用论”给陆步轩时,他回答:“读书不一定改变命运,但一定可以改变思维。高层次的思维让你有不一样的格局,这也是一种改变命运的途径。”

  红星新闻记者 彭祥萍 王垚 图据受访者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SN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