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正文

贵州银行赴港上市首日破发+大跌 专家:三因素叠加

2019-12-30 18:16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原标题:破发+大跌 贵州银行上市首日遇冷 专家:三因素叠加

  继12月9日向港交所递交第二版招股书,21天后贵州银行正式登陆港股市场。

  记者 黄鑫宇

  12月30日,贵州银行(6199.HK)今日港股IPO,发行价为2.48港元,但开盘仅一分钟,股价即遭破发。Wind数据显示,北京时间9点31分,贵州银行股价下探至2.43港元,跌幅为2.02%。午后跳水,15点01分,贵州银行股价报于2.291港元低位,跌幅达到7.66%。专家认为,三方面因素叠加,造成银行股出现“破发”等现象。

  截至收盘,Wind显示,贵州银行股价报于2.30港元,下跌了7.26%,当前总市值为336亿港元,换手率为3.81%。今日恒指收于28316.22点,涨0.32%。

  12月27日,贵州银行公告配售结束。配售招股价2.46-2.61港元,最终确定本次发行价为2.48港元/股。12月30日IPO当日,开盘价与发行价相同。

  在12月27日的公开配售中,贵州银行公告显示,本次IPO申购人数为5403人,一手中签率100%,认购倍数约0.25倍。

  据财华社报道,贵州银行董事会秘书周贵昌在今日开盘后表示,香港市场是一个成熟、开放且活跃度很高的市场,公司对香港市场以及公司的未来业务发展均保持信心。

  暂不清楚会否获贵州茅台增持,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不足11%

  官网显示,贵州银行是以遵义、安顺、六盘水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为基础合并重组设立的省级地方法人金融机构,2012年10月11日正式挂牌成立,总部设在贵州省贵阳市。招股书显示其主要股东信息,第一大股东为贵州省财政厅,第二大股东为贵州茅台集团,分别持股15.49%、14.13%。

  另据财华社,上市仪式结束后,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李志明表示,贵州茅台为公司大股东之一,互相之间业务合作往来很多,但暂不清楚未来茅台会否增持。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通过位于贵阳的总行、8家分行及207家支行经营业务。贵州银行绝大部分的客户贷款及垫款、绝大部分的吸收存款均源自贵州省。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贵州银行资产总额为3896.22亿元。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贵州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0.68亿元、86.25亿元、87.70亿元、50.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61亿元、22.55亿元、28.77亿元、17.90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贵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31%、10.31%及12.51%。

  贵州银行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不足11%,或不满足监管层要求。贵州银行也在招股书中表示,银保监会可能会提高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或更改计算监管资本或资本充足率的方法,因此贵州银行可能须遵守新的资本充足率规定。

  在招股书中,贵州银行披露了与包商银行的业务。贵州银行于2014年9月开始与包商银行的业务关系。截至最后可行日期,贵州银行于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为1.513亿元。鉴于关于包商银行存款信用风险提高的预期以及上述合约安排,贵州银行表示,将包商银行同业存款计提减值损失1.478亿元。

  此外,招股书亦披露对贵州银行与锦州银行的业务。贵州银行披露称,由于2020年1月到期、存放于一家城市商业银行(其H股曾于2019年4月暂停交易并于2019年9月2日恢复交易)的同业存款5亿元。

  而锦州银行(0416.HK)正是于4月1日与9月2日分别发布了停牌、复牌公告。在4月1日的公告中,锦州银行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该集团2018年度的年度业绩将会迟延刊发。5月31日,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向锦州银行辞任该行核数师。一时间,市场对锦州银行的信用状况有所担忧。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2月31日以及2019年6月30日,招股书显示,贵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1%、1.60%、1.36%、1.09%。其中,贵州银行小微企业及个人经营者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76%、2.62%、1.52%及0.79%。

  专家:三方面因素叠加造成银行股“破发”及认购比例不高、中签率创新高等现象

  当下,银行股整体市场表现欠优、压力比较大,“银行股在全球都遇到了‘破发’、‘破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告诉记者。

  事实上,贵州银行并不是今年第一只“破发”的银行新股,近两个月上市的银行新股中,浙商银行(601916)、渝农商行(601077)均在上市初期出现“破发”。

  遭遇“破发”以及本次贵州银行IPO认购比例不高、中签率创新高的现象,在董希淼看来,亦属于近段银行股IPO比较普遍的一种现象。

  他认为,该种现象的出现与三方面因素相互叠加有关。“一是,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银行是顺周期行业,受宏观经济影响比较大。普遍来看,大家对银行的业绩增长以及未来的发展,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二是,整个资本市场目前本身比较冷,交易量也相对比较小。三是,与银行股本身IPO的特点也有关系。银行股一般盘子比较大,IPO募集资金量也比较高。相对而言,认购比例就不会太高。”

  而关于贵州银行披露与包商银行等业务细节,董希淼表示“这些年发展速度比较快的银行,同业业务增长速度特别快,这是他们扩大资产规模的重要手段。”但他同时也认为,“贵州银行相应的风险处置也在进行之中,同业存款实质的损失应不会太大。”

  具体到减值损失部分,董希淼提出,“公开披露的信息是从审慎角度而论,并非银行实际的损失就有这些。但是,我们必须关注的是,银行业应转变发展理念。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中小银行应回归主业,以存贷款业务为主,同业业务需审慎开展。”

  关于换手率的问题,董希淼表示,出现IPO首日换手率比较低的情况与投资者结构有关。“A股市场散户比较多,而香港资本市场相对比较成熟,机构投资人比较多,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SN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